中文 English

新闻 > 公司新闻 > 普思资本:“冻资王”背后隐形赢家 养鱼不怕“线”长

普思资本:“冻资王”背后隐形赢家 养鱼不怕“线”长

时间:2016年08月31日 15时58分秒

今年十一期间,汪东风的云游控股(即Forgame集团)成为投资圈热点。
在香港主板上市的首日,云游大涨超过32%,市值超过10亿美元。投资人纷纷感慨,TA Associates、启明创投及Ignition Capital Partners这三个早期进入者正度过一个真正的“黄金”周。
此时,普思资本的董事总经理何志坚正在广州老家享受自己的第一个假期。“何总从普思正式运营以来就没有休过一次假。”普思的高级投资经理杨涛向ChinaVenture记者透露。
同样作为云游的投资方,普思资本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。

赢得“冻资王”的Pre-IPO
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(即“普思资本、英文名Prometheus Capital”),2012年6月份正式组建投资团队,到现在为止才运营一年多,现管理的资产有5亿的人民币和等值的美元。
“我们不是一个纯粹的基金,是一个家族投资公司,所有资金均为自有,投资方向和类型较为灵活。”何志坚向记者介绍,“对于我们来说,普思是一个平台,像定向增发,基石投资,可转债,借壳上市,反向并购等,我们都愿意去做,当然还有传统的直接投资。”
“其实这些投资工具在我们的交易结构里都有涉及,还有一些正在实施。”普思的另一位董事总经理张寒补充道。
在各种投资手段中游刃有余,成为普思资本迅速取得云游信任的原因之一。
本次上市,云游控股受到资金热捧,其公开发售获2.7万人认购,冻资近546亿港元,成今年港股IPO“冻资王”。
在云游路演期间,杨涛曾接到一个香港朋友的电话,问普思想不想拿云游的基石投资,杨涛的回答让这位做基金的朋友又惊又喜。
原来,早在今年的4月2日,普思资本拿到了云游的Pre-IPO。
根据ChinaVenture投中集团旗下金融数据产品CVSource统计显示,普思在云游的Pre-IPO阶段共投入400万美元,占1.05%, 按IPO当天收盘价计算,普思持有股份的账面价值为994万美元,账面回报率达到2.49。
达到如此的成绩,刚运营一年多的普思资本只用了半年时间。
“我们普思很荣幸能参与到云游这么一个优秀的企业当中。”何志坚说。
今年,二级市场上的传媒股和游戏股表现抢眼,但很少有PE机构能抢到Pre-IPO。从09年到现在,香港包括美国市场,没有一家游戏股上市,云游是这几年来的游戏第一股。

对此,投中集团高级分析师宋绍奎评价道,“能拿到云游的Pre-IPO不简单,说明平时在游戏领域功课做得很足,这两三年成立的新PE基本没有退出案例,在一年之内有退出而且有成绩的相对较少。”

董事长与汪东风相谈甚欢
最终拿到云游Pre-IPO的为什么是普思?
除了普思本身具备的投资灵活性,何志坚想到的第一个因素是人。
何表示,“我们董事长与云游管理团队做过一次深入交流,王董跟汪总在行业的状况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上非常有共鸣,基于此我们很快有了一个切入点。”
近半年来,同质化竞争、快速开服洗量使得页游行业“浮夸”之风盛行。这也导致了用户的流失和忠诚度降低,给云游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隐忧。除了内忧之外,手机游戏市场的迅速升温也在威胁着页游公司。
从端游、页游到手游的火爆,云游控股所在的页游行业历经了中国网络游戏的承上启下——上承端游,下启手游。
“王董对于这个行业有一个精准的把握。”张寒表示,“在上市之前,云游就已经开发出了手游产品,最近他们还会陆续推出一系列手游,王董与汪总在此战略上意见是一致的。”
在投资大头TA和启明之后介入,普思是否遇到了一些障碍?
对此,何志坚打了个比方,“每一个游戏推出就像一个VC,大家都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怎样。我们不需要他们每一款游戏都打入前五名,但是每年要有3-4个游戏进前十或者前15名,持续开发的稳定性是我们最重视的。”
“他们不光研发能力在业内首屈一指,其发行平台91wan已发行79款自主研发及代理的页游,并拥有超过1.79亿注册用户,同时也和多数知名运营平台有 良好的合作关系。所以整体来讲就很稳,成长性也够。加上我们一直以来很重要的判断标准是团队,到底CEO是什么样的眼光格局和战略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。”  张寒补充道。
何志坚感慨,“最主要的是我们双方之间的认可,相信如果他们两个见面之后没有chemistry(化学作用)的话,即使这个基本面再好也不一定能合作。跟我们普思合作,双方更看重的是未来。”
撒网高效   “鱼饵”充足
普思团队完成云游的pre-ipo介入仅用了7天时间。
对此,作为职业经理人的何志坚不以为然,“快有时候并不是一个好事情,我们的快是基于很多判断之上的,好比说他基本面是不是这么好,审计是谁,承销团体是谁,条件成熟我们才快。”
张寒透露,“我们决策效率比较高,投委会4个人之间的沟通成本比较低。当然,我们也有去向项目所处行业的第三方征求意见。”
“他们的决策机制是很快的,意味着他们提前关注了这个市场,进去的时间点也不错。最主要还是决策快,如果慢的话这个单是抢不下来的。”宋绍奎分析道。
在4人的投委会决策通过之后,普思团队在七天以内完成了包括商业谈判,尽职调查,起草法律文件,投资款到位在内的一系列工作。“这是需要很强的执行力的。”何志坚对自己的团队很有信心。
杨涛对所在投资团队的高效深有体会,“何总和张总带我们出差看项目,从来都是当天一大早的飞机走,不会前一天就过去逗留个一天半天的,结束之后都晚上12点了依然飞机赶回来,第二天正常上班。”
关于云游的投后管理工作,张寒表示,“投后有些价值是长期的体现,我们不注重短期效益,更注重他们的长期发展,我们自有的资源会和Forgame在未来有很多的合作空间。”

“我们所有的钱都是自有资金,所有钱都在银行账户里,不用花时间去和股东商量资金安排,这也是我们快的另一个原因。”何志坚坦言,“我们看中长远效益,不存在急着退出或者3-5年基金到期了就要转手这样的情况。”
据了解,普思投的另一个美元项目将有望明年初在美国上市。
最后,关于普思(Prometheus)这个名字,他们在自己的网站上写道:取自希腊语"Προμηθε?ς ",意思是“先见之明”。